Category Archives: Media coverage-傳媒報導

「授借權」是甚麼?是一份尊重!

都市日報 | 2016-05-13

報章 | P67 | WEEKEND | 剝花生館 | By 黃獎

上星期,吃了一頓很有意義的飯,發現本地文字創作界,有許多前輩都樂意為新作者發聲,建構一個合適的環境來培養新作者。

 

事緣因為要推動「授予公共圖書館圖書借閱權」(簡稱授借權),即是當圖書館借出書籍時,就應該付出版權費給作者。情況有點似「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CASH),保障音樂人的權益,電台電視台播放歌曲,作曲及填詞人可以收到版權費,圖書館借出書籍,是否也該同樣地付出費用?只不過,今次受保障的對象,是文字創作人吧了。

 

對我來說,這個構想很新鮮,在香港寫小說,本來就作好了當窮書生的覺悟。我在學校辦講座,只會鼓勵同學以創作為興趣,不一定要當全職作家,很坦白,我寫了幾本書,也未奢望放棄在廣告方面的正職。

 

要落實新概念,似乎不是一件易事吧,但我後來才發現,原來多達54個歐美國家,包括英國與加拿大,已經執行了「授借權」,多數由政府出資,去支持文字創作人。既然有這麼多先例可援,照道理也不會太難推動,現在可能只是欠一些社會聲音。

 

想了解多些關於「授借權」的事宜,我特別拉了作家黃擎天和月巴氏一同出席,發現座上還有劉天賜、沈西城、馬龍、韋然等前輩,一同研討推行「授借權」。老實說,大家也知道這筆收入絕對不多,尤其是對這幾位「上了岸」的前輩來說,根本是微不足道,但對許多新晉作家,給予一些鼓勵,絕對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份尊重。

 

 

免費借閱 按量收費 港出版商倡圖書館引授借權

香港商報 | 2014-04-02
報章 | A12 | 商界心聲 | 出版商建言

【香港商報訊】記者余江強報道:聯合出版集團助理總裁李家駒透露,四百多位本地作家和超過八成本地出版社組成聯盟,建議政府引入「授借權」制度,由政府向出版商或作家付版權稅,彌補因公共圖書館免費借出本地圖書,令市民減少買書意欲,導致出版社和作者的損失。他說,有關建議將在立法會民政事務小組提案討論。

李家駒:彌補業界損失

身兼香港版權影印授權協會主席李家駒表示,現時公共圖書館的服務甚佳,市民借書還書非常方便,但出版界發覺,新出版的圖書經公共圖書館購入後,由於讀者可以免費閱讀,少了人有意欲去買書,影響他們的收入。尤其是一些消閒旅遊工具書等非常明顯。公共圖書館只以一次零售價購入,向公眾無限次借出,其實成本是轉嫁了作者和出版社身上。

據了解,本地出版商在出版新書後,都希望可以在兩三年內可以加印,但近年從銷量可以發現,很多書出版後都難再加印,因為沒有讀者的需求,這些書在很多圖書館借到,讀者不用再到書店找書或訂購,無形中令書籍沒有再加印的機會。有小型出版商為求自保,只好在版權頁標明指此書不能在公共圖書館借閱,保障圖書的銷售額不受影響。

為彌補免費借閱對業界造成的損失,四百多位本地作家和超過八成本地出版社組成聯盟,建議政府引入「授借權」制度,作者或出版商擁有書籍的版權,公共圖書館應向版權持有人付費,換取他們的授權,才能將作品免費借予公眾。據知倪匡、陶傑等作家亦聯署支持。

李家駒表示,授借權制度目前在五十多個歐洲國家已經或快將推出,亞洲仍未有先例。

建議僅涉本地出版書籍

據了解,有關建議只是涉及本地出版之書籍,由政府向出版商或作家付版權稅,版權稅的初步構思會「按量收費」,每本書每借出一次收數元版權費,由香港版權影印授權協會作為業界代表統一向政府收錢。再分發予所屬出版商或作家。

他說,聯盟強調要以不影響公共圖書館運作為原則,故版權費不應從公共圖書館經費撥出,而是由政府代表全港公共圖書館另行額支付,具體收費水平仍有待與當局商討。他批評由於本港沒有文化局負責制訂及推動文化政策,引入「授借權」制度建議幾乎欲提無門。民政事務局管理文娛事務,但不能撥款,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屬下有創意香港辦公室撥款,但又沒有包括文化產業。

根據康文署統計數字,本港公共圖書館登記讀者數目,去年高達419萬名,外借圖書館資料平均達5500萬項,去年最多人借的中文成人小說是《射雕英雄傳》,借出1.1萬次。聯盟估計每年約5500萬次外借圖書館資料中,近4000萬次屬本地出版,若每次收兩、三元,涉及總金額約8000萬元。

影音及動漫業早有類似做法

信報財經新聞 | 2014-03-18
報章 | A10 | 中環縱橫 | 新聞點評 | By 高天佑

「授借權」問題的關鍵,在於任何人以零售價買到一項知識產品,亦不等於有權把這項產品任意授予他人使用。其實,在音樂、影視、漫畫及遊戲機行業,早已在商業上實施類似「授借權」的做法,把一項產品的零售版及授權版分開看待。

舉例說,一家電台以零售價買入一隻唱片,亦無權任意播放當中的歌曲,還需按照播放的次數,經由「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CASH)向創作者付款。同樣道理,家庭住戶申請收費電視服務,月費約數百元,但只可自己收看,不可用作商業播放;酒吧或餐廳若要申請播放,月費動輒要數千元。

電影業亦有同類做法,各大電影商推出的DVD 影碟,零售版價格約百多元;但向「租碟舖」出售的授權版就貴幾倍。不過,近年本港有不少租碟舖「出蠱惑」,例如購入零售版DVD,再賣給客戶,但保證「三天後以九折回購」,其實就等於變相出租。

圖書館跟上述例子的分別,在於是作為公共用途,而非商業牟利,但運作原理卻相同,同樣是侵害了創作者的權益。尤有甚者,港府有官員近年力推「漂書行動」,在全港設置漂書箱,鼓勵市民互相交換書籍。這看似很美好,只要自己有10 本書,就可漂到100本書看,但在作者看來,卻像是不食人間煙火,若大家都漂書,買書的人將大減。在普及知識及鼓勵作家之間,必須拿捏個平衡點。

圖書館經濟學

信報財經新聞 | 2014-03-18
報章 | A10 | 中環縱橫 | 新聞點評 | By 高天佑

在互聯網時代,人們習慣了免費資訊源源不絕, 「收費」猶如一種原罪;WhatsApp 去年一度在香港實施強制收費,便引起很多人怒罵及打算轉用其他軟件。近日在社交網站上,筆者看到另一被怒罵的對象,就是圖書館。事緣有幾百位香港作家支持成立「授予公共圖書館借閱權聯盟」,要求圖書館按書籍的被借閱次數,向作者提供補償;很多網民一看之下,便以為「去圖書館借書都要畀錢」,於是紛紛怒斥。

其實這純屬誤會,該「聯盟」絕非要求市民在借書時要向圖書館付款,按照其建議,市民日後依然可像今天一樣免費借書,不會有任何分別。恰恰相反,該「聯盟」其實是要求圖書館(即是政府)向作者付款,因為現在圖書館以市面零售價(平均約數十元一本)採購新出版書籍,然後就可無限次向市民借出,這無疑是便利了市民,但侵害了作者的權益。

私產變公產作者吃什麼?

簡單來說,香港的公共圖書館愈來愈多,借書服務也愈來愈方便,例如可在網上預約任何書籍,然後運送到你指定的圖書館,等待你領取。這絕對是好事,有助提升閱讀風氣、推動知識普及;問題是借書這麼方便,人們可減少去書店買書,那麼「作者吃什麼」?

從經濟學角度看,現在的圖書館制度有很大缺陷,皆因經濟學的大原則是要準確界定私有產權,從而推動貨財交換及促進效益。但圖書館目前的做法,卻是把「私產」(零售價數十元一本的書籍)轉變為「公產」(供任何人免費借閱),不單沒有準確界定產權,反而使之變得模糊,在經濟學上等於「開倒車」。

但從另一角度看,這種缺陷亦是「必要之惡」,皆因圖書館的使命乃推動知識普及,讓任何人不論貧富都可盡情借書看書、接觸知識;倘要求市民須付款才可借書,便喪失了這個原意。兩害取其輕之下,全球的圖書館一直選擇「犧牲」作者的權益,代價是未能對作者產生足夠的激勵,不利於知識內容的生產。

授借權制度保障作者

不過,近年來,西方文化界開始摸索出一種「兩全其美」的模式,一方面堅持市民可免費借書,以免剝奪窮人看書的機會;另一方面,則由政府或第三方基金,按借閱次數向作者作出補償。這正是上述「聯盟」提出的「授予圖書館借閱權」(Public Lending Right,簡稱「授借權」)制度,目前已在英國、德國及法國等31個發達國家成功實施,另有瑞士、葡萄牙及土耳其等二十多個國家正在籌備推行【註】。

據了解,該「聯盟」倡議的做法跟國際相同,只對本土作家作出補償;目前本港公共圖書館每年借出書籍約6000 萬次,當中約2000 多萬次是本地出版書籍,這正是補償的目標。

同時將設定上限,例如每本書只補償首1 萬次借出(否則金庸、倪匡等暢銷作品將佔據大部分補償額)。此外,續借及再次借閱同一本書亦會撇除。七除八扣後,假設每本書每次借出補償2 元(約為零售價的5%以下),一年所需的經費約為數千萬元。

筆者算是半個寫字的人,在公在私都支持此一倡議。看聯署作家名單,包攬各大流派及左中右陣營──既有「左膠」梁文道,又有「右膠」陶傑;有「國師」陳雲,又有「元老」吳康民;有意識流的劉以鬯,又有暢銷的金庸及倪匡。網民們暫且息怒,值得看看這班作家的倡議。註:根據授借權國際聯盟(www.plrinternational.com)

「授借權」制度歐洲多成功

信報財經新聞 | 2014-03-18
報章 | A10 | 中環縱橫 | 新聞點評 | By 高天佑

「授借權」制度由丹麥於1946年首創,但直到1990 年代才開始大規模普及,至今有31 個發達國家實施。

各國大致上有兩種補償制度,一種是按照書籍的借出次數(loans based),另一種是按照圖書館採購的書籍總數(copies based)。

例如瑞典是按照借出次數計算,每次補償1.33克朗(約1.62 港元);法國則按照採購書籍總數,每本書補償2.36歐羅(約25.4港元)。直到目前,實施「授借權」的全都是西方國家;香港若然成功實施,將開創亞洲的先河。

根據國際經驗,此制度在一些人口較少的國家最成功,例如北歐國家,以及紐西蘭和盧森堡等人口少於1000萬的國家。這些國家的本土市場較小,不容易孕育職業作家, 「授借權」制度能向他們提供一定的支援,尤其是讓年輕人較有信心走上職業作家之路。

但亦有人擔心,這制度會削弱作家的獨立性,例如部分作家可能不敢開罪政府,以免圖書館不採購其著作,導致收入減少。不過,至今實施的都是西方民主制度國家,通常由兩黨或多黨派輪流執政,暫時未見這方面的負面影響。

Authors ask libraries for book lending fees

南華早報 | 2014-04-21
報章 | EDT3 | EDT | Publishing | By Shirley Zhao and Elaine Yau

445 local writers lobby for law to enshrine a public lending right giving them royalties to compensate for loss of sales of their works in libraries

When well-known comic artist Ma Sing-yuen received thanks from a grateful mother who told him that his books had taken her son deep into the world of reading, he had mixed emotions.

He was excited that his books could have had such a positive impact on a child, yet saddened that the family had not bought any of them – the boy had encountered his books in a library, like many other Hong Kong children have over the years.

“If an author has no income from selling his books, he will lose the incentive to continue creating,” Ma said.

He is one of almost 450 local authors lobbying the government to introduce a public lending right law. Such a measure would require public libraries to pay authors who publish books in Hong Kong a royalty – of HK$3 to HK$5 – each time a book is borrowed. Authors have a right to be paid for free public use of their works in libraries, they say.

With smartphones and internet connections ubiquitous, ever-rising inflation and skyrocketing rents, more bookstores had closed and people tended to save their money for other things instead of buying books, Ma said.

In Hong Kong’s publishing market, the situation is worsened by the number of public libraries – 67, with 10 mobile libraries – which had further reduced people’s desire to buy books, because everyone had a library just round the corner, he said.

According to Ma, 40 per cent fewer copies of his books were sold last year than in 2009.

Authors’ public lending rights have been recognised in legislation by at least 41 countries, with 28 stipulating it in laws that require libraries to make the payment. Most of these countries are in Europe, including Britain, France and Germany. Others with such a law include Australia, New Zealand, Canada and Israel.

If the local authors succeed in their campaign, Hong Kong will become the first region in Asia to adopt such a system.

Derek Lee Wai-wing, spokesman of the Hong Kong Public Lending Right Alliance, said lawmakers had agreed to put the topic on the Legislative Council’s agenda and that the discussion could start in the home affairs panel in October.

Set up just last year, the alliance has gained the support of 80 per cent of local publishers as well as the 445 local authors.

A Home Affairs Department spokeswoman said the guidelines issued by the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Library Associations (Ifla) did not require the adoption of a public-lending-right system. The association also believed that public lending through libraries would often help in the marketing of copyrighted works and encourage sales, she said.

But Lee said local books were the most popular items in public libraries, being borrowed up to 30 million times a year in total, yet only 10 per cent of the libraries’ HK$700 million budget went into buying the books.

He said publishers would usually plan to run a second or third printing of a book, but because of local books’ high lending rate, which reduced demand for sales, they could not print any more books after the first run.

The government was already paying royalties to copyright holders of the audio and visual materials available in public libraries, Lee said.

Ma said the government should consider the system as a way to protect local culture and encourage more people to join the creative industry.

“Look at our film industry. It has been withering from its golden years,” he said.

“There is much local culture worth protecting. If the government does not start doing something about it soon, it will all die out, bit by bit.”

又愛又恨

星島日報 | 2014-03-19
報章 | E06 | 專欄 | 世說名士 | By 蕭世和

出版業界爭取政府對公共圖書館的本地創作書籍提供授借權,作為支持本地文化創作的政策,意思是按圖書館借書次數,給予版權擁有人若干的撥款。參與今次訴求的作者,說起近年的圖書館服務不斷改進,吸引市民紛紛改買為借,都難掩又愛又恨之情,既欣賞免費借書有助推廣閱讀風氣,同時又慨歎服務方便快捷,影響賣書成績。  現時公共圖書館每年借出書籍次數,估計接近六千萬次。究竟誰的書最受歡迎呢?根據有關方面依某個時間統計,頭位遙遙領先的是大家都估到的金庸,其餘十大名單,不乏漫畫作家,包括《老夫子》的王澤、《黑貓白貓》的馬星原(見圖)、《牛仔》的王司馬,另外還有《叮噹》的藤子不二雄,至於小說家有亦舒。

對於打入「暢借書」十大作者,馬星原坦言悲喜交集,當初公共圖書館透露會採購他的漫畫,令他甚感光榮,現時他每集圖書採購量都達數百本,成為大客。不過,幾年前開始,他發覺在「粉絲」數目沒有大變動下,銷量慢慢下滑,部分原因是小粉絲多了借書,變成「戒買不戒看」,最慘是他的書剛在便利店上架銷售,館方很快就已經要求交書。

出版界大讚圖書館服務不斷進步,現時若有受歡迎的書,公眾殷殷期待,圖書館就會第一時間提供,像年前司徒華的自傳《大江東去》,約在三個月左右就可供借閱,還可以預訂熱門書,卻想不到公共服務太過貼心,令到一眾作者「頭痕」不已。

作家倡圖書館借書付版權費 引入「授借權」 保障本地作者

星島日報 | 2014-03-11
報章 | A09 | 港聞

不少市民日常會到公共圖書館借書,免費暢遊不同創意世界,但有出版社和作家指出,圖書館系統雖然有助推動閱讀風氣,但亦同時打擊書迷買書意欲,影響行業收益,促請政府引入「授借權」機制,由政府按照書籍借出量向版權持有人付費。大聯盟建議每本書每次借閱版權費數元,以保障本地作者,包括倪匡、劉以鬯和陶傑等著名作家都已聯署爭取本港落實「授借權」制度。記者 :余展豪

大聯盟早前約見民政事務局商討有關機制,大聯盟引述政府回應指,由於未有先例可循,做法亦有可能影響社會資訊流通,反應甚為冷淡,大聯盟批評當局漠視業界訴求。

450作家聯署支持

公共圖書館是文化體制重要部分,為市民帶來本地和海外重要文學養份,本港圖書館系統過去數年持續發展,登記讀者數目去年已經衝破四百一十萬人,外借圖書館資料每年平均達到五千五百萬項。
由出版社及作家組成的「授借權」大聯盟去信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要求引入「授借權」機制,透露已獲八成本地出版社支持,並附上多達四百五十個本地作家聯署,包括倪匡、劉以鬯、陶傑、彭志銘和鄭梓靈等等。

大聯盟認為,圖書館免書借書服務並非真正「零成本」,背後涉及著作版權持有人「應收而未收權益」,實際上是「本地出版社及作家長期不斷補貼政府」,認為做法「有欠公義」,期望當局能夠參考丹麥、加拿大和澳洲等地設立「授借權」制度,由政府向出版商付出若干款項,制度既不影響市民免費閱讀,又可保障版權人權益,實屬雙贏。

每書每次收數元

大聯盟召集人李偉榮表示,有關做法並非只為爭取個人利益,而是希望更好地保障本地作者,完善本港文化政策,他解釋,根據初步構思,制度以「按量收費」為原則,每本書每次收數元「具體水平須與當局商討,概念是以商業租借為本,加上大額折讓,可能會由幾蚊開始」,他舉例外國也有例子,每次收費高達十至二十元。

「制度只是輔助性質,絕不可能做到完全補貼,試想想,例如金庸先生一本書一年借出一萬次,可能收到兩至三萬元,但是其中可能少了幾千本潛在銷量,這裏已經涉及幾十萬元損失,一出一入也不平衡」,李偉榮又指,由於制度旨在保障本地作家,只有本地出版書籍才會納入機制範圍。

445作家組聯盟 倡圖書館付版費

頭條日報 | 2014-03-11
報章 | P32 | 港聞

不少市民有到公共圖書館借閱圖書習慣,四百四十五位本港作家聯同八成本地出版社組成大聯盟,並發表聯署,指公共圖書館推廣閱讀風氣,卻令部份潛在顧客打消買書念頭,建議制定「授借權」機制,港府每年按借閱次數,向出版業付出若干款項。

「授予公共圖書館圖書借閱權大聯盟」目前已獲逾八成本地出版社,以及四百四十五位本港作家聯署支持,包括著名作家倪匡、林超榮、陶傑等。

大聯盟召集人李偉榮指,公共圖書館向公眾提供免費借書服務,非真正零成本,背後涉著作版權持有人應收而未收的權益。

李偉榮指,「授借權」由出版書籍的版權持有人擁有,不少尊重知識產權的國家均有相關認知,目前已經及快將建立授借權的國家有五十多個,做法是政府向出版商付若干款項,換取「授借權」,公共圖書館每次將版權作品借予公眾,即構成使用該作品一次,版權持有人應獲保障及補償。

大聯盟冀在本立法年度結束前,向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陳述,並希望得到議員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