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FAQ-常見問題

FAQ 常見問題

1)「授借權」可會影響公共圖書館的服務水平?或為公眾構成不便?為什麼不會?
對公共圖書館而言,「授借權」機制不會對借閱服務構成不良影響,因為相關支出由政府另行撥 款,並非從圖書館的購書預算扣減,圖書館繼續自行安排人手和享有購書自主權。再者,建立「授借權」後,因為知識產權和經濟收益得到合理保障,出版商更加樂意向公共圖書館提供書籍,更多人願意加入創意產業行列。對公眾而言,免費借閱服務不受影響,享受的書種更多。因此,這是一個多贏的方案。

2) 「授借權」的發起人是誰?香港哪些業界團體表態支持?
「授借權」的發起人為本港出版業界、作者及著作版權持有人,組成聯盟之團體包括:中英文教出版事業協會、教育圖書零售業商會、香港作家聯會、香港書刊業商會、香港圖書文具業商會、香港動漫畫聯會、香港教育出版商會、香港小說會、香港出版人發行人協會、香港出版總會、香港出版學會、香港版權影印授權協會、香港中小企書刊業商會及香港流行圖書出版協會。

3) 哪個國家首先實施「授借權」?
全球第一個實施「授借權」的國家是丹麥,率先在1946年推行,其後1992年歐盟發出指引,全歐盟國都實施。丹麥對自己文化保育相當重視,產生無數知名作家,其中最有名是童話大師安徒生,他的作品留傳後世,影響深遠。

4) 為什麼歐洲會實施「授借權」?
歐洲實施”授借權”的主要原因有﹕
一. 國家法例需與時並進,政府藉此可以主動提高社會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和尊重﹔二. 在文化孕育中,文字創作是最多人能參與亦是成本最低效益最大,能帶動社會整體創意產業的成 長。因此,圖書作品更加需要獲得更完善的知識產權保護﹔三. 較有效保護本土文化免受強國文化淘汰的措施,亦藉此吸引更多年輕人投身創作行業,同時亦是社會給予退休作家為社會文化作出貢獻的回饋。

5) 「授借權」機制會否被濫用?
多國實施”授借權”已多年,有無數的營運制度可以參考,而且亦有很完善機制防止被濫用。而現時公共圖書館已全面電子化,政府結算已變得簡易。政府每年結算後將版稅發給業界一個非謀利組織,再由該組織將版稅分給各個出版社及作者,所以大部分行政成本全由業界自行負責,無需政府再額外支付。

6) 為什麼美國沒有實施「授借權」?
Jim Parker, Head of PLR International 回應:
“Unlike countries in the European Union which are required by EU legislation to set up PLR systems, there is no requirement under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or other law for the US to establish a PLR scheme. I believe that in the mid 1980s, about the same time that authors in neighbouring Canada were successful in getting their government to establish PLR, US authors did campaign for an American PLR system. I understand that a Bill to set up PLR got through Congress but did not have sufficient political support to get through Senate. Since then PLR does not seem to have been high on the agenda of US authors’ organisations which have been dealing with other current issues such as Google, Amazon etc. ”

7) 授借權公平嗎?
公立圖書館每次把版權作品借予公眾,即構成使用該作品一次,版權持有人(作者/出版商)應獲得保障與補償。現時,香港公立圖書館已經有設立對音像版權物品付費,文字版權物品則欠奉。

8) 授借權公正嗎?
授借權費用只按真正圖書借出率,加上防止濫用機制。受惠者將以千計,省卻一般競爭性資助計畫,花費申請人及評審委員會大量精力審核,產生少數成功者。

9) 授借權公開嗎?
授借權費用應按公立圖書館費用或政府部門支出,受到立法會或市民監察。

10) 為何要圖書館多付授借權費用?
香港公立圖書館借書服務雖非牟利,但也不是零成本,每年約花超過七億多港元維護經費借閱服務及大量基本設施,而購書成本不及10%。唯以零售價購書無限次借出,在狹小巿場中直接影響圖書銷售。

11) 公立圖書館借書服務對本土作者及圖書出版有嚴重影響嗎?
香港公立圖書館每年借出版權物品接近六千萬次,服務優良便利。而借出率最高物品都以本地註冊版權物品為多,可以推論因為借閱便利而打擊購書自用情況越來越顯見。

12) 為什麼要保護本土圖書文化產業?
文字出版是各樣創意產業之母,以金庸著作為例,衍生產品極其繁多,如電影、電視、漫畫、流行曲、網游等等。

13) 授借權聯盟反對公立圖書館服務嗎?
非也。聯盟非常讚許多年來公立圖書館借書服務滿足市民求知需要。唯政府需要在公共圖書館借閱服務及維護作家及出版業權益作出平衡。

14) 授借權會使作者們及出版社獲得厚利?
授借權聯盟及作者們只希望政府以圖書借出率支付數港元之費用,一般而言,平均每個單位可能只獲得幾千元。

15) 授借權機制有效麼?
授借權聯盟推舉非牟利的香港版權影印授權協會作為執行機構,行政成本低,能將收益作最有效分發到出版機構按合約分給作家。

16) 授借權只涵蓋本地作品,公義嗎?
國際授借權聯盟已成立 (Public Lending Right International) ,原意推動一個有效及權益平衡機制,免卻因過度借閱打擊本地創意工業,扶持本土創意文化。

17) 如何分別本土作品?
一般而言,本地出版作品應在康文署書刊註冊組登記,獲得獨有國際書號ISBN以作發行及查證之用。

18) 授借權會影響市民支出?
不會。授借權費用計算及處理是通過政府與香港版權影印授權協會按借出率以年度執行,不會給一位市民添麻煩。

19) 授借權能使香港年輕人受惠嗎?
文字創作門檻最低,本地年輕人最能可以參與。不論任何背景,任何人自少都可開始創作。

20) 為何美國及亞洲仍缺,香港先行?
香港自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文化產業領先各亞洲城市。現在香港小市場實在需要政府推行合理有效的文化產業支援政策,刻不容緩。美國出版業以國際市場為主,圖書館服務亦不發達及政黨政治,授借權運動在美國只緩慢進行。

21) 授借權真的三贏嗎?
真的。公共圖書館繼續推展卓越公共借閱服務,政府能推行有效文化產業保育政策;老中青年作者及出版業界得著合理權益及文化;市民大眾仍能享受優質、無障礙的求知、閱讀增益路徑。